白狩

白狩,一个写手,主要在oc和原耽。

【最王】夏至

※6.21庆生篇。
※绘安安提供的梗☆ @绘安子倦怠中。
※普通高中生卒业设定。
※意识流甜饼。爽文。
※人物是v3的,ooc是我的。
淅淅沥沥流过长时间的沙漏在一年中白昼时间最长的这天被打破,阳光打在稀稀落落散在地面上细碎的玻璃渣上折射出绚丽得有些不现实的光晕,细沙透过指缝绵软地漏下,一地狼藉的金黄,像这三年的时间。
今天是王马小吉满18岁的日子,也是他们毕业典礼的日子。
此时是下午四点整。
学校大礼堂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阳光从留下的一隅之地可怜兮兮地溜进在站在窗旁的最原终一发间映出柔和的光圈。王马小吉低头摆弄着袖扣,翻来覆去地捻,似乎是要将它拽下来一般。礼堂的高顶上花枝招展地装点着字幅彩带,刚刚被放飞的气球努力顶着天花板却无能为力——说是放飞梦想它们却冲不出这牢笼。
校长大刀阔斧地做着毕业演讲,难得没有学生再摆出不耐烦的态度。王马小吉却不吃这一套,撇了嘴悄悄伸了手勾住最原终一的小指,又在对方略有错愕的视线下摆出擅长的戏谑的笑。最原终一愣了愣,随即在心里叹了口气。
就算成了年,王马君也还是像浮在碳酸饮料上层的二氧化碳泡沫一样跳脱,偶尔会在摇晃之后喷溅出来,措不及防。
王马小吉攥紧了最原终一的手。
校长情绪颇为激动的声音飘在礼堂上空,传入最原终一耳中的声音空洞得仿佛在被听觉神经接收前被什么拦下后一股脑地卯足了劲地统统甩出了地月系。一瞬间最原终一以为时间在他和王马小吉这里稍作歇息而除他俩之外的世界中嘀嗒嘀嗒一个蒙太奇接着一个蒙太奇走的飞快。最原终一不习惯过于强烈的情感,但是他并不讨厌。
他回握住王马小吉的手。
用红绸绑着的毕业证书被分发下来,带着些毕业的忯惆和对未来的向往被握在手上。
三年来,他们有在晴空下的天台上交换过各自便当里好吃的菜色,有在放学后嘈杂喧闹的街道上牵过手,也曾在花丛后偷偷摸摸地接吻。曾在告白之前辗转反侧,在拆穿谎言过后进行训斥,有过争吵时刺心的温存,体会过卑躬屈膝的爱和感情修好的暧昧。
初夏纯白的栀子飘飘荡荡地描绘着教科书上也没有记载的心情,互相寄过的信被好好的放在床头叠放整齐。
他们回想起对方在夏风下飘动的发丝,干净的白衬衫,洗发水混着微弱的汗味组成的协奏曲。
那些意识到的没意识到的,说出口的没说出口的东西在最原终一脑海里叫嚣着回旋着里外翻转,碾磨下最终变成了“卒业快乐”四个字从唇间吐出。王马小吉笑弯了眸子。
“最原ちゃん没有别的想说的么?”
一笔两笔在心中描绘着正确答案,想要传达的东西太多,最原终一涨红脸支支吾吾地憋出一句“生日快乐。”引来对方一阵无情的嘲笑。
“最原ちゃん这时候难道不应该说出一些什么特别的情话来让我感动么?都是毕业季了喔?”
“那么,王马くん。大学,要不要跟我报一所。我想一直和王马くん在一起。”
对方愣了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算什么情话呀,最原ちゃん太差劲了。”
感情上不劣方头又笨拙的人很滑稽不是么,然而偏偏王马小吉其实也是这样一种人。
一直寻找的答案其实早就被你知道了。
志愿填报指导后,黄昏在不知不觉中降临了,暮时的阳光透过窗外射入屋内,又像水蛇一样拉伸曲折,老长老长一条水蛇,没有完,没有完。
在白昼时间最长的这天,黄昏不像往常一样呈现着红霞与蓝天交叠的烟紫,而是蓝得惊人。
明明是适合姑娘们穿上嫁衣的好日子。
毕业典礼结束了,人们三三两两地离开了礼堂,最后只剩下两个人。
“来接吻吧。”
王马小吉突然提议,接下来他并没有给对方回答的机会便扶着人的肩膀踮起脚来凑了过去。不同于以往寻求刺激,这次王马小吉只是贴了贴唇角,极其认真近乎与虔诚地用嘴唇贴了贴最原终一的唇角。最原终一轻轻闭上眼睛,唇边传来的是温软的触感和温热的呼吸。
“我不会和最原ちゃん报一所学校的。”
“诶?”
“作为班级总统的我,当然是习惯于别人一直惦记着我啊。”
“来不断追赶我吧,最原ちゃん”
他手心传来的温度温暖而真实,忍不住让人想要追随的谎言背后的真实,或许这便是他魅力所在。
“你是否爱过一个人,他看起来就像圣诞节清晨的阳光,初雪以后松树枝上的小松鼠,雨天小路上溅到行人裤腿上的泥点,还有那些最美的玫瑰花。他是个可爱的小东西,我深知他笑容的甜美中包含罪恶,漂亮的小嘴里可以吐出蛇信子,每一次亲吻都是在杀死我。但我爱他,我就是爱他。”
每当最原终一追溯自己国中的三年时光时,那些日子就像是暴风雪之晨的白色雪花一样,被疾风吹得离他而去。
礼堂的气球还是没有飞出天花板,最原终一想他这辈子大概是要栽了。
“毕业快乐,还有,生日快乐,王马くん。”
“我会追上你的。”
夏蝉不知疲惫地鸣叫着,远方的海浪正拍上沙滩又匆匆忙忙地赶着退潮,黄昏的光照在贝壳上泛出乳白色的光。
今天是夏至。
(fin)

ps:这篇有些任性的想到什么写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爽文x没有中心主旨x我爽就好x

评论(1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