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狩★

白狩,一个写手,主要在oc和原耽。

600fo点文

占tag抱歉,来一发么各位

在写朝俞的古代pa…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啊(

我想要评论呜呜呜呜呜呜

画画好难,操你妈

不吃abo生子就别看,谢谢配合🙏

【朝俞】Never Fade

*ABO生子注意
*我就是想看他们带孩子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靠别拽我头发。”
贺朝皱着眉头试图抢救自己的头发,怀里的小崽子拽着鬓发哇哇哭着坚决不松手。
“说什么脏话,影响多不好。”在厨房冲奶粉的谢俞远远地传来一句数落,贺朝只顾跟女儿搏斗随意回了一句。
“嗨,她才多点大,她要是现在能冒出一句我靠我就管她叫爸爸。”
谢俞翻了个白眼在手上试了试温度拿着奶瓶过来,把女儿的手从贺朝头上掰下来。
“连孩子都哄不好你是不是废物。”
贺朝无奈把怀里的孩子递了过去。秉着有奶便是娘的思想再加之谢俞本来就是娘,小崽子乖巧地在怀里嘬着个奶瓶喝得不亦乐乎。
贺朝谢俞结婚一年多,高中开始谈恋爱大学一毕业就领了证,结婚不久喜抱千金一枚。清华双杰一个谋财一个害命,谢俞毕了业之后在北京当地一家三甲医院当了医生,年纪轻轻眼看就要升科室副主任。贺朝在五百强外企里做总监做得风生水起,美中不足的就是医院太忙谢俞有时加班加得天昏地暗。贺朝咂咂嘴,觉得孤独得宛如一条狗不免心里有点委屈死皮赖脸地抱着谢俞的腰晃晃。
“哎,小朋友,我和小崽子你喜欢谁?”
谢俞冷笑一声反问他。
“你觉得呢?”
“我觉得是我。”贺朝点点头,颇为认真地贯彻了一向厚脸皮的做法,“我很有自知之明。”
“别爱我,没结果。”
谢俞腾出手来拍拍他的肩。贺朝愣了,这话怎么就这么熟悉呢。谢俞抱着孩子丢下贺朝一边拍着女儿的背一边往房间走,贺朝感觉快步跟了上去。
小姑娘刚满五个月,名字叫贺萱,“北堂有萱兮,何以忘忧?”的萱。性格闹腾,很是娇气矜贵,嘴刁得很。当谢俞一种一种奶粉试愤懑地甩出一句“也不知道像谁”的时候,贺朝的嘴角有点抽搐。
一个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一个是自我意识过剩。
谢俞怀孕的时候孕吐得厉害,吃啥吐啥。贺朝急得团团转,整天变着法子绞尽脑汁给他做吃的,上班上的都没有心思。月份大起来这才好些。
谢俞怀孕的时候不知怎地也信起胎教来,今天是贝多芬明天是莫扎特,听得贺朝咬碎了无数根棒棒糖。贺朝心想这玩意有用吗,要是我当初天天听我现在是不是就是一郎朗啊。谢俞听音乐还不算,声称要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他居然开始在家做高数。
太骚了,是个狠人。
贺朝心生感慨。
贺朝想一想,结婚以来他们也算琴瑟和鸣,小朋友哪儿哪儿都好要是有的时候能更温柔一点就更好了。但是话也不能这么讲,家暴可是情趣啊。好男儿就是要扛得了家暴挨得了骂!
贺朝想,在遇到谢俞前他的人生时而让他支离破碎,时而让他光彩夺目。然而和他相遇之前,他的人生都只是预告片。似乎是中了他忍不住想要让人独占的策略,完全正中圈套。
贺朝有一次去接谢俞,那时是傍晚,他去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接他他并不记得,只是那天空一角的彩霞竟是彤红的。汽车灯光线交汇的瞬间,他有些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是轮廓却清晰得很。光影交错中他望着他的侧脸,不适应时过境迁的他侧颜似有千言万语。华灯初上,夜色颤颤巍巍地散开,夕阳像守财奴敛着最后一丝光芒,霓虹灯亮起,彩色的虹光。人们为了能饰演任何角色,说着荒诞不经的谎言。又为着在世间一往无前说着不着边际的妄话。贺朝的嘴皮子功夫了得,曾经八面玲珑左右逢源,说出的话绕个十个拐八个弯,不论直球还是口腹蜜剑都接的稳稳当当。现今全部用来逗他一笑。
全世界的喜欢凑在一起也拼不过他上挑的眼角。你若在我眼前莞尔一笑我便缴械投降。一眼万年原来并不是书中的虚构。那些世界最美好的词语,最感人的爱情故事,天上的蟹状星云,流星雨,海岸岩石间玫瑰色的烟雾都不如他,都无法比拟。
贺朝和谢俞同时向窗外望去,天空是黄昏的红,那红光与天空的蓝相交染出一抹烟紫,正好是适合姑娘出嫁的好时节。
他们俩转过头来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这样的日子大概永远不会褪色吧。
(fin)

想写朝俞abo不知道你们雷不雷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