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狩

白狩,一个写手,主要在oc和原耽。

【酒友组】未成年人出逃禁止☆

*和月夜那篇看起来很配对的标题x
*依旧是魔女集会pa
*搞笑文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斯蒂芬的睡眠一向是很浅的,那是千百年来躲避魔女狩猎带来的无法更改的习惯。他在半梦半醒间觉得怀里一空便伸手胡乱摸索——枕边空无一物。像被泼了一身冰水一般寒意瞬间从脚板心电流一样地冲到头顶引得他头皮发麻,心脏空落落地四处乱跳。此时他处于刚睡醒的混乱和突如其来的极度惊吓之间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词。
完了。
接下来的斯蒂芬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以闪电般的速度披上衣服飞速跑出房门。

小兔崽子,被我逮着你就惨了。

斯蒂芬咬了咬牙。
此时虽然已是黑夜,发着刺鼻气味的恶草的花儿却还闪着光,仿佛对这夜色入了迷,不肯闭合。他却心怀忐忑地认定那是毒蛇逼近的象征。现下森林中的一切都使他杯弓蛇影地以为危险。或者说,怕他出什么危险。
安总是叹着气摇着头老年人样地捧着个茶杯捂着手慢悠悠地絮絮叨叨,说他对孩子关心过度应该顺从孩子的天性。话是这么说没错…
但是一群人想追杀自己儿子难道叫他顺应天性随便儿子被宰吗?这操作不行,这操作不能有啊!斯蒂芬翻一个白眼,心下默默掰着手指数着松石皮的次数试图算出个平均数再画个图表直观清晰地体现出松石的皮,好方便斯蒂芬预测他每天皮的几率最好来个助理做风险评估。
斯蒂芬这边急的上蹿下跳,花札松石却安安静静地拿着个小铲子扒拉树底下的土。
多年无人侵犯森林导致退化些许的感知能力被重新运用起来,原来用于搜寻入侵者的能力现在被用来找离家出走的儿子让斯蒂芬很是感慨。堪比GPS定位系统的能力绝对是开挂,再加上缓冲传送功能,斯蒂芬简直能在瞬间飞一般地闪现赏给花札同学一个大嘴巴子。
幸好,艾德里安斯家良好的教养遏制了这一惨案的发生。
我的保命手段都用来逮儿子了。
斯蒂芬仰天长叹。随后伸手——一把揪起正认真挖坑的花札松石。
“哇——!”
被频繁追杀的小松石很有危机意识地疯狂蹬腿,在他转头看见自家养父散发着仿佛放了三个月的仰望星空所发出的黑气的脸之前,他都是个王者。
“我跟你怎么说来着,嗯?”
斯蒂芬眯起眼睛,那是猎杀魔女猎人时花札松石曾见过的危险眼神。
凉了呀。
花札松石捂住胸口甚至想来一段b-box,这回是凉的彻彻底底。
“你给我读的故事里说森林里有宝藏,我来挖来着。”
理直气壮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可是正常的小孩读童话不都是幻想能杀死恶龙娶得公主伸张正义吗。为什么这小孩这么现实,难道是我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
花札松石顺利地使斯蒂芬瞬间怀疑内因完全忘了花札松石本身就不是个正常小孩这回事。
他是个真皮沙发。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你一个人在森林很危险。”
“那又怎么样,你不要什么都管嘛老妈子似的。”
花札松石撇撇嘴,很是不满。
犟嘴的后果是迅速惹怒斯蒂芬至夹着花札松石往屁股上就是一巴掌的境界。
“你为什么要揍我!我又没说错!”
花札松石咬着嘴唇眼眶发红一副委屈吧啦马上就要哭的模样。斯蒂芬刚打完发泄了情绪顺完了气又被惹起了火,当下把松石放到地上指着他的鼻子。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啊?”
花札松石抽抽嗒嗒地应了一声。
“我明明跟你说了很多次一个人的时候不要乱跑。你只是个幼年人类,弱的不能再弱的人类,有多危险你自己不清楚吗?”
“呜…可是故事里…”
“童话都是编造的,只有现实是永恒的,现实就是,你很弱你必须保护好自己。”斯蒂芬深吸一口气,“真正的宝藏是珍视的人,明白吗?”
“嗯…”
“我的宝藏就是你啊,怎么可能会想别人伤害到呢。”斯蒂芬半蹲下来替他掸掸身上的灰尘泥土。
“嗯。”
年幼的花札松石伸手搂住斯蒂芬的脖颈小脑袋蹭蹭肩窝细声细气地要抱。
“我记住了。”
“回家吧。”
“再说一遍,未成年人出逃禁止。”
斯蒂芬尽力忽视被蹭到衣服上的泥土,抱起花札松石。
此时抬头看见繁星漫天,山峦树林似乎被银河推的越来越远。
明天似乎会是个好天气。
(fin)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