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狩

白狩,一个写手,主要在oc和原耽。

【Exchange】

*@榛子酱 
*和枫交换大儿子的一些事情
*这是一个互相穿越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春澄葵
*ooc了对不起我自杀谢罪


谁都不喜欢新的生活,人们总是愿意循规蹈矩地生活在熟悉的环境。留学生们提着行李箱,站在机场的门前,像是即将沉船的水手张着一双茫然的眼睛看着鱼肚白的熹微晨光。
有人泡了一杯咖啡,浓香顺着街道擦过瓦房和高楼混着街边面包店的甜味一并在早晨里温柔地横冲直撞。
春澄葵站在十字路口。上午7:30,天气很好,阳光耀眼得让人有些病怏怏的。他愣了愣,信号灯变化,车辆开始穿梭。他皱了皱眉,有些小心翼翼地迈步,汽车擦过他的身子,司机伸出头不怀好意地剐了一眼。他又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侧着头打量那些车辆。飞机低低地压着飞过,发出轰隆的声音穿过云层又敲打着他的耳膜。他抬头看那庞然大物留下的飞机云轨迹。这里却没有翼人族。
“前面直走,再右拐,那边那个像城堡一样的建筑就是了。”蓝牙耳机里的人窃笑着提醒,春澄葵皱了皱眉——他还没有习惯现代社会的科技。
8:30,准时到达教室。他仔细地备过课,准备履行代课老师的职责。他似乎总是担任代理的角色。他闭上眼,他在想野牛与天使,十四行诗与歌德,相对论还有寒川咲。悲伤的事情如果逼迫自己不去想就算还是难过但至少不会每时每刻都难过。日子过得太长,一晃之间已是十载,他也许快要记不清他的模样又或是熟知他手掌上的纹路,无人知晓。但时间的齿轮还会继续转动。
台下有学生轻轻咳嗽,他回过神来抱歉地笑笑。上课的过程很顺利,似乎他生来就该在这个位置,教书育人,履行被换过去的那位没有尽责的事情。下课铃准时地响起,他结束了他今天的主要任务。
中午12:30,太阳的偏移使影子缩短得看起来好似侏儒那般可笑。春澄葵坐在办公室里。念旧的人活得像个拾荒者,不动声色,却满心澎湃。他在等学生来询问再替他们解答,就像他少年时代寒川咲对他做的那样。
下午4:30,下班。他走出校门,太阳像个守财奴敛着他剩下的光芒。他抬起头,天空很澄清,偶有几点白鸽掠过。
这样的生活似乎也不赖。
他阖上眼,很轻很轻地笑了,耳边似有似无地传来来自异世界谁悲惨的尖叫。
(fin)

评论

热度(4)

  1. 枫树坝白狩 转载了此文字
    呜哦哦哦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