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狩

白狩,一个写手,主要在oc和原耽。

【绫雨】雨き声残響


*一口意识流刀子
*老写枫鹤咱们来换换口味
*绫(鸦真)ooc了我自杀谢罪,雨雨ooc了我也不认


“很适合你。”

人总是要寻找比自己没用的人,再沉浸于这样带来的优越感中,沉浸过后又会蹙着眉头思索着自己这么做的卑劣。但很快又逃避现实地将其抛之脑后,继续沉浸了。

三鹤见雨礼最初是不是这种思维没人清楚。但是就像是有强势妈妈的家庭一样,爸爸总会对其百般容忍。绫千乃宠他宠到有恃无恐无法无天,他宠得无奈,宠得心甘情愿。
三鹤见雨礼真的不是什么省事的料,骨碌碌地眨巴着一双冰蓝色的狐狸眼整天闹的姬宫町鸡犬不宁。
没个神明的样子。
稻荷神三鹤见雨礼,九尾墨狐。小小的四尾狐妖和他的天差地别几乎是显而易见。弱小而要强的人其实最为偏执,有人仗着想要保护心爱人的理由掺着自己的私欲一股脑地倒进想要变强的愿望里去,其实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其实只要沉着镇静、实事求是,就可以轻易地、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而如果过于使劲,闹得太凶,太幼稚,太没有经验,就哭啊,抓啊,拉啊,像一个小孩扯桌布,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永远也得不到了。

“不是为你剪的。”
冰蓝色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明明,即使不勉强地去逞强也可以吧?只要向下望就能变得坚强 。
墨一样的长发狼藉地散了一地。不知不觉也染上墨色的人笑了,弯起来的眼睛像双月牙。

“很想死吧?”他问。
“吵死了…”
真的麻烦死了 。
如此这般勉强耀武扬威便能将哭泣声消抹掉似的 。如此这般的世界,明明就想要去与之抵抗 。降雨的天空是晦暗的哭泣声却是透明的。

『我不懂啊, 我不管了啊!』尽管无数次这样说道。
明明剪刀已经抵在了脖颈处…果然还是愿意相信你会回来。
如果你只是为了守护昨天的我,那即使现在的我哭了也没关系吧?
我们亦是不完美而不成熟的呢。
我们一直都是。
(fin)


评论

热度(6)

  1. 枫树坝白狩 转载了此文字
    我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