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狩

白狩,一个写手,主要在oc和原耽。

【瞳白】醉花阴

*原创孩子粮
*喜闻乐见的神经病的修士x狐妖正太(…
*欠三哥好久的联文x以下是我的部分x太垃圾了不太好意思联文,她负责虎头我负责蛇尾
*人物就是我的没得ooc!!有ooc我也不认!
*…其实就只有华白是我的,如果华瞳ooc了真的对不起

时间总是没由来没意义地流逝,其实仔细一想生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出生,成长,成家立业,入土为安。生存本就是种徒劳。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身,痛苦不堪。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
没有意义的生活还在继续,华白的生活理应更加无趣,因为他活的太长了,太长太长。如若说时间是金钱的话,人在过于富有的时候最为迷茫,他们往往在纵情恣意后感到迷茫,像即将在暴风雨中沉船的水手,睁大双眼微张着嘴巴,绝望而空洞地看向远方天空鱼肚白的熹微晨光。
但是没有人愿意舍弃过多的东西。
华白对时间没有概念。雨季多长?黄梅天来了又走,青苔细细密密地在砖隙间走了一遭。不过是尾巴又多了一条。
他的生活除了胡吃海喝就是胡作非为,还能遣着人给他买早饭。他想他是自由的,不过那就是他迷失的原因。
他的过去理应是悲伤的,但他从不多想。悲伤的事情如果逼迫自己不去想就算还是难过但至少不会每时每刻都难过。
以前的事他记不太清了。
说好永远的,不知怎么就散了。最后自己想来想去,竟然也搞不清楚当初是什么原因把彼此分开的。
爱情的消失就像是丢进碳酸饮料里的糖,一边叫嚣着喷溅眼泪一边不甘地融化。
但是还好,他还有一颗。
黄昏的景物在镜后移动着。也就是说,镜面映现出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在晃动,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出场人物和背景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人物是一种透明的幻像,景物则是在夜霭中的朦胧暗流。
未来是既定的。只要齿轮不坏指针就会不停旋转下去,最后停在预定点上成为时间的尽头。
“哝,给你看个好东西。”
华瞳眯着眼睛拎起手里的东西,提到头侧炫耀似地举了举。华白依言瞥了一眼——是瓶酒,石库门三个大字竖在贴纸上喝醉了酒似地大大咧咧地打着招牌。
“嘿哟喂,趁着今天重阳怕不是想变个许仙二号。”华白挑挑眉头,启唇阴阳怪气地揶揄道。
“可别,我这儿赶着重阳节敬老呢。”华瞳掏了两个粗瓷小酒杯满上,举起一个放在鼻边嗅嗅贼兮兮地拉长了调子笑,“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
“嗬,好一个吟诗作对的文青。”
华白拈着酒杯作势要饮,华瞳挡下他的酒杯硬是送了手臂过去打了个转成了交杯酒。
“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 有暗香盈袖,”华白抢道又不忘补上几句逞口舌之快,“嘴上之乎者也上大人孔乙己,心念自荐枕席巫山云雨…伪君子也。”
华白饮罢杯中酒,一眯眼笑出两颗虎牙,摇头晃脑一番扣着人的后脑勺贴上唇角。
可惜齿轮还在运转。
华白从凌乱的被褥中爬起来的时候,华瞳还睡得很沉。他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今夜没有月亮。抬头仰望,满天星斗,多得令人难以置信。星辰闪闪竞耀,好像以虚幻的速度慢慢坠落下来似的。繁星移近眼前,把夜空越推越远,像是几百年前一样纯净。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他梦呓般地兀地沉吟。
今晚是九尾的渡劫夜,狐妖的生死关。
华白迈步向前走去,两个人的步伐变成一个人的影子。
华白也许是不怕孤独的,寂寞是造化对群居者的诅咒,孤独才是寂寞的唯一出口,又或许不是。
“无论如何,请你满饮我在月光下为你斟的这杯新醅的酒。此去是春、是夏、是秋、是冬,是风、是雪、是雨、是雾,是东、是南、是西、是北,是昼、是夜、是晨、是暮,全仗它为你暖身、驱寒、认路、分担人世间久积的辛酸。
你只需在路上踩出一些印迹,好让我来寻你时,不会走岔。”
华瞳在午夜惊醒过来,而他的右手边只留下了一个空档。
(fin)

评论(4)

热度(8)